位置:主页 > 女性生活 >
北部湾的风:假如贺某人工作在1927年的北大
发布日期:2021-09-09 05:30   来源:未知   阅读:

  2005年6月24日,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贺某方发表了《关于本人暂停招收硕士生的声明--致北学院暨校研究生院负责同志的公开信》,引起巨大的反响,因此为了搞清楚事实的原因,博客中国对贺某方教授进行了专访。以下为专访内容:

  “蔡元培校长所倡导的那样一种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传统,实际上对北大后来的影响很大,属于这个传统的当然也包括后来的胡适校长。我觉得不应该忽视胡适先生所做的努力,我认为在20世纪的中国,胡适作为一个自由主义知识分子,他起的作用是重大的,影响面波及到人文社科的各个领域,甚至包括中国的政治发展。

  知识界好像都很崇拜蔡元培,在自由派知识分子中尤其厉害,相对于美国的自由女神,我想,提出“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蔡元培应该属于他们心目中的“自由男神”了吧?

  联系到蔡元培在中国历史上的另一面,联系到贺某要通过“威虎山小道”达到的目的,我在想,假如贺某工作在1927年的北大,而且是以一位当时的体制的坚定反对者、挑战者和企图改变者的身份在蔡元培手下工作,结果会怎么样呢?

  1927年3月21日,张静江自江西蒋介石行营到达杭州。当晚,蔡元培与邵元冲即往张所住的新新旅馆拜访,张静江向他们介绍了有关蒋介石正在策划的清党计划, 说:“介石对于与分离事已具决心,南京定后,即当来宁共商应付

  3月24日,蔡元培与张静江一起去上海, 同吴稚晖,李已曾等商量如何配合蒋介石将要进行的清党大计.

  3月27日,蔡元培迁入丰林桥蒋介石总部行营, 准备召开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会议,具体讨论与分裂方法.

  3月28日,蔡元培任会议主席,和回民党分子吴稚晖,李石曾,古应芬在上海召开中央监察委员会常务会议.吴稚晖在会上报告了他在3月6日与总书记陈独秀谈话经过,当时吴问陈,中国实行须若干年?陈答20年.以此为理由吴认为“员谋叛”,认为“应予纠察”,提议对进行弹刻。

  蔡元培立即附议,并补充建议“取消人在党籍”.蔡元培主持下吴稚晖的提案获得通道,并由吴拟具监察委员全体会议决议草案。这次会议上把蒋介石将要进行的清党活动定名为“护党救国运动”。

  4月2日, 再次召开监察会议. 当时参加监察会议的代表是蔡元培,吴稚晖,李石曾,张静江,古应芬,陈果夫,李宗仁, 黄绍弘八人. 全体监察委员共有20人, 以区区8位代表开会, 而称为全体会议, 蔡元培再任主席.

  会议通过了吴椎晖草拟请查办呈文, 呈文称去年双十节湖北敬告同志宣言认为“:十年内中国灭亡,中国实行列宁式”等,均引为GCD人“罪证”,所以“特将亡党卖国之逆谋十分急迫提呈本会,伏祈予公决,得咨交中央委员会非委员及未附逆委员临时会讨论,可否出以非常之处置,护救非常之巨祸”.

  蔡元培则继之提出了所谓“中国GCD阴谋破坏之证据”,及“浙江破坏本党之事实”两个报告. 共罗列了GCD“阻止入(国民)党”、“煽惑民众”、“扰乱后方”,“捣毁米铺”,“压迫工人”等四项内容,中共“三大”关于国动及问题的决议也作“罪证”附后。

  会议在蔡元培主持下,还审定了中央执行委员、中央监察委员和各省党员应进行处置的人的名单,共计179人. 当然后来蒋介石清党扩大化, 实际处置人数远高于此数.

  4月3日至5日,蒋介石, 蔡元培, 张静江, 吴稚晖、李石曾与汪精卫在上海连续举行秘密会议,策划清党.

  大概同一时间蔡元培并入住蒋介石所在的上海龙华司令部,为清党运筹帷幄, 出谋划策.

  4月8日,由蒋介石指派吴稚晖, 何应钦, 陈果夫等组织的上海临时政治委员会举行第一次委员会议,蔡元培为委员之一.

  该会规定“得以会议方式决定上海市一切军事、政治、财政之权,并指导当地党务”. 其后该委员会就成为上海的事实政权.

  4月9日,蔡元培和吴稚晖、张静江、李石曾等以中央监察委员名义,联名发表了“护党救国的通电,攻击武汉中央和国民政府的种种革命行动.

  4月13日,中央监察委员会开会,吴稚晖、张静江、李石曾、黄绍弘、邓深如、古应芬、蔡元培一致作出了否认武汉政府,国民政府即迁移南京,取缔“反革命分子”等项决议.

  4月18日,蒋介石操纵的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蔡元培为成立的国民政府授印并发表演说,提出要消灭武汉国民政府.

  6月20日至21日,蔡元培和吴稚晖、李石曾、张静江参加了蒋介石,冯玉样在徐州举行的会议. 会议决定取消武汉政府,驱逐GCD,促使宁汉合流。冯玉样在其地盘内进行清党反G。

  当时蔡元培是蒋介石最忠实的盟友, 在夏天, 蒋介石被迫下野和其后复出的过程中, 蔡元培都是最坚定地站在蒋介石身边的支持者. 甚至和蒋介石一起下野, 在同年12月1日,蒋介石婚礼上担任证婚人.

  4月12日,由上海开始的“清党”活动,屠杀GCD人及群众五干余人, 一时血雨腥风,席卷全国,知识界为之哗然,北京的周作人则连发怎么说才好, 功臣等文,抨击“清党”中的残暴行径,并指出:“最奇怪的是智识阶级的吴稚晖忽然会大发其杀人狂,而且也是智识阶级的蔡(蔡元培)、胡(适)诸君,身在上海又现若无睹,此种现象,除中国人特嗜杀人说外,别无方法可以说明”。“南方之事全败于清党”,而“吴蔡诸元老”难却其责.

  蔡元培在清党中曾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积极态度。孙常炜在蔡元培先生年谱传记中称蔡元培“与张人杰(静江)、吴敬恒(稚晖)、李煜瀛(石曾)等朝夕与蒋总司令中正讨论清党大计. 而一向十分尊重蔡元培的学生柳亚子在纪念蔡元培先生一文中就提到蔡元培清党的态度曾给他极大的震动.他说:“蔡先生一生和平敦厚,蔼然使人如坐春风,但在民国十六年上半年,却动了一些火气,参加了清党运动。一张用中央监察委员会名义发表的通缉名单,真是洋洋大观,连我也大受其影响。”

  柳亚子所说的“影响”,其实很委婉,如果说直白一点,那就是蔡元培在密谋清党之时,将柳亚子也列入了黑名单。

  柳亚子(18871958),江苏吴江黎里镇人。(出生吴江汾湖镇北厍大胜村,12岁随家人迁居黎里)父亲钝斋,学养有素,母亲费漱芳,曾从名士徐山民的女儿徐凡如读书,《诗经》、《唐诗三百首》都能熟练背诵。亚子幼受母教,喜读古诗。17岁至上海,入爱国学社,为蔡元培、章太炎弟子,始谈革命。1906年,由高旭、陈陶遗、马君武、刘师培介绍,入同盟会,复由蔡元培介绍,加入光复会。1909年11月13日,和陈去病、高旭、朱少屏、姚石子等创立革命文学团体南社,主持社务多年。第一次结集在苏州虎丘张公祠,到会17人。这一文学团体具有浓厚的反满色彩,会员多为同盟会员。第二次结集在杭州西湖,第三次结集在上海张氏味莼园。每次结集出版一部诗文集,共印了22集,汇为《南社丛刻》。会员后来发展到1000多人。1924年第一次国共合作,柳亚子以中国同盟会员身份为员,当选为中央监委。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他遭迫害被搜捕,以匿于复壁得免。

  某些公知常常标榜民国如何如何民主,而蔡元培则是他们常常搬出来让当局学习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的榜样,贺某本人就非常崇拜蔡元培。

  然而,在当时国共两党的矛盾已经开始出现的情况下,如果说当年蔡元培当年推出《整理党事案》是因为他担任南京国民政府大学院院长、司法部长和监察院长,490000com香港,站在所谓“”的立场,他积极参与“清党”说得过去。从1927年3月底,至4月中旬,中央监察委员会的部分在上海多次策划清党,这一系列密会的主席就是蔡元培。3月28日的会议,被称为“预备会”,5名到会的监察委员中,香港六合内部网站,除古应芬资历稍浅以外,其余4人都是民国元老:即蔡元培、吴稚晖、张静江、李石曾。根据会议的原始记录,吴稚晖首先发言,称中共谋反,www.623477.com,应行纠察,开展“护党救国运动”。蔡元培作为主席,不仅不制止,反而立表赞成,提出把人从中清除出去的建议。

  对于作为蔡元培和章太炎的弟子的,经由1906年,由高旭、陈陶遗、马君武、刘师培介绍入同盟会,复由他介绍,加入光复会的,同为员并且当选为中央监委的柳亚子竟然也于1927年“四一二”事变后,遭迫害被搜捕,以匿于复壁得免。这时候,同时兼任北大校长的“自由男神”的“兼容并包,思想自由”去哪了呢?

  我在思考,在贺某人非常崇拜的“自由男神”蔡元培担任北大校长的时候,假如贺某人作为一个公开提出要改变当时的社会制度和执政党的性质的有一定影响的人在北大工作,蔡元培在开列逮捕的黑名单的时候会对他手下留情吗?人家柳亚子虽然加入过同盟会,光复会的,同为员并且当选为中央监委,尚且遭到追杀,如果不是“匿于复壁得免”,恐怕已成为屠刀下的冤魂了,因为当时被屠杀的还有。而现在的贺某人的地位还远远不及当时的柳亚子,假如当时贺某人作为一个体制的坚定反对者在北大工作,结果会怎么样呢?这问题恐怕只有贺某人自己能够回答了。

Power by DedeCms